刘伯温天机诗梅花诗

描写秋天树叶的500字作文


更新时间:2019-09-29  浏览刺次数:


  星期六,我来到公园观察秋天的树叶。公园里的树叶千姿百态,有的像手掌,有的像扇子;树叶颜色也各不相同,有酒红色、黄色、绿色……

  一进公园,我首先看到的就是银杏树。我抬头望着银杏树上的一片片叶子,叶子已经发黄,在秋风的“指挥”下翩翩起舞。一片银杏叶俏皮地飞到我头上,我拿着它仔细地观察着,它的边缘有些不太规则的棱角,像一把扇子,很美。

  我继续往前走,看见了高大的梧桐树。我捡起地上的一片梧桐叶,叶子发黄、干枯,和手掌一般大小。宽大的树叶是三叶形的,边缘是锯齿状。它的叶脉非常清晰,主叶脉两边分布着细细的纹路。这些叶脉是梧桐树的“毛细血管”,为梧桐树汲取大地的养分,为大自然散发新鲜的氧气。

  梧桐树的旁边有两棵枫树,枫叶已随着季节变换,悄悄变成酒红色了。远远望去,红色的叶子就像一团团小小的火焰,在深秋如洗的天空映衬下,显得无比艳丽。枫叶和梧桐叶差不多大小,它有五个叶片,最靠两边的两个叶片小,靠中间的两个中等,中间的最长,也最大,特别像手掌。

  我还见到了许多秋天的树叶,有像针一样尖利的松树叶,有四季常青的冬青树叶,有已经渐渐干枯的柳树叶……

  2011-10-27展开全部星期六,我来到公园观察秋天的树叶。公园里的树叶千姿百态,有的像手掌,您好一直挺喜欢多元输入法但是输入法下载不了您能帮我打出这个符,有的像扇子;树叶颜色也各不相同,有酒红色、黄色、绿色……

  一进公园,我首先看到的就是银杏树。我抬头望着银杏树上的一片片叶子,叶子已经发黄,在秋风的“指挥”下翩翩起舞。一片银杏叶俏皮地飞到我头上,我拿着它仔细地观察着,它的边缘有些不太规则的棱角,像一把扇子,很美。

  我继续往前走,看见了高大的梧桐树。我捡起地上的一片梧桐叶,叶子发黄、干枯,和手掌一般大小。宽大的树叶是三叶形的,边缘是锯齿状。它的叶脉非常清晰,主叶脉两边分布着细细的纹路。这些叶脉是梧桐树的“毛细血管”,为梧桐树汲取大地的养分,为大自然散发新鲜的氧气。

  梧桐树的旁边有两棵枫树,枫叶已随着季节变换,悄悄变成酒红色了。远远望去,红色的叶子就像一团团小小的火焰,在深秋如洗的天空映衬下,显得无比艳丽。枫叶和梧桐叶差不多大小,它有五个叶片,最靠两边的两个叶片小,靠中间的两个中等,中间的最长,也最大,特别像手掌。

  我还见到了许多秋天的树叶,有像针一样尖利的松树叶,有四季常青的冬青树叶,有已经渐渐干枯的柳树叶……

  太阳仿佛硕大的甜橙,散着几缕光芒;水清澈冰凉,荡漾着,闪动着;树立在路旁,叶片在天地间百转千回,与风为伴,翩翩起舞,尔后悄然无声地落在地上。

  “秋丛绕社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这是大诗人袁缜对菊喜爱的写照,那菊花有大的、小的、黄的、白的、紫的……这里一朵,那里一簇,姹紫嫣红。花里散着清香,心中的杂念顿时一扫而光,宁静和喜悦令人心旷神怡。小草大都开始变黄,有的仍夹杂着翠色。一抹黄,一抹绿,给大地穿上了暖和的秋装。

  风是最平常的,时刻陪伴在我们身边:没有春风的温暖,没有夏风的闷热,更没有冬风的凛冽。时而凉丝丝,轻悄悄,拂过我的脸颊,时而用力猛扑过来,带着些泥土、灰尘、树叶和清香。听,树叶轻轻作响;看,雁儿开始南迁,落叶开始飞翔。我伸手去抓那风,它却渐渐消逝了。这不就是秋风吗?带着几许清凉,几分洒脱。

  秋的清凉中,还掺杂着火热!枫树林由青转为橘红,层层迭迭的叶片起伏着,飘动着,远远望去,宛如天边朵朵红云。树叶大大小小,像披肩,像彩霞,在风中为人们献上一支激情四射的舞蹈。我注视着这片烈火般的枫树林,情感也似乎和它一起,燃烧起来……

  农民伯伯的嘴弯成“月牙”,眼睛也眯成两条缝。秋,一个丰收的季节!不仅是果蔬,还有粮食。田野里,麦浪滚滚,麦穗一串串,麦粒一颗颗饱胀胀的,在风里此起彼伏,好像色的浪花拍打着,欢笑着向我们涌来。

  展开全部那百花齐放的春,我不爱它,它太娇艳;那生机勃勃的夏,我不依恋它,它太泼辣;那银装素裹的冬,我也不喜欢它,它太冷漠。惟独那秋,那落叶纷纷的秋,才是我的至爱

  每当夏天带着人们的烦躁走了,秋天便又迈着轻盈的步伐向我们走来。她吸引我的不是丰收的喜悦,而是那一片片悄然无声落下的树叶。秋妈妈为耐寒的广玉兰叶片带来了一件毛茸茸的黄褐色的“披风”;为修长的柳叶带来了一件黄色的“运动衫”;为落落大方的枫叶姑娘带来了一套火红的“连衣裙”。

  我走着走着,无意间抬头一看:一棵粗壮的银杏树,叶子已经枯黄。咦?前面还有几只黄蝶在追逐嬉戏,慢悠悠地飘向大地。我伸出双手接住了它。呦,原来是银杏树的孩子-----银杏叶.它长得像一把扇子,原本翠绿的叶边已经开始泛黄,深黄的叶脉连着叶柄。我轻轻地对它吹了口气,它便顺着我的手滑落了下去,回到了真正属于它的地方-----大地母亲的怀抱。

  我继续向前走,脚底踩着厚厚的叶片,发出“咔嚓-----咔嚓”得清脆的响声,踩在树叶上软绵绵,舒服极了。有一种“逝如秋叶之静美”,“不是春光,胜似春光”的感觉。

  于是,我便轻轻地走过去把它捡起来,捧在手中,细细地端详。经过秋霜的打击, 叶子的颜色用语言难以表达,深红,暗红,似红非红,似绿非绿,红中夹杂着绿,绿中又 透着红,总而言之,它包含了各种层次的红和绿,虽然颜色很多,但秋姑娘却把它 调汇得异常融恰,真是多一分则太艳,曾道人现场开奖立刻加入1汤匙芝麻油,少一分则太淡,这是任何一位画家都难以做到的。枫叶像一个小巴掌似的,每一个 手指的周围都长满了锯齿。叶子的末端很红也很尖,好像一旦刺破那儿,叶子中的红 就会流出来似的。它的叶脉很清晰,从叶柄向叶间延伸,像一幅有趣的画。我凑近闻 闻,嘿,叶子的芳香中还掺杂着泥土的芬。向远处望去,是一片枫树林!看到这种景象,我不禁想起唐代诗人杜牧的诗句“停车坐爱枫林晚,霜叶红于二月花”。

Copyright 2017-2023 http://www.kalikro.com All Rights Reserved.